生态旅游是实现“两山”转化的重要路径
来源:    发布时间: 2024-02-06 18:03   73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发展生态旅游,保护生态环境,促进地方社会经济发展,改善当地居民生活水平,有助于实现“绿水青山”到“金山银山”的转化和跨越。

发展生态旅游,保护生态环境,促进地方社会经济发展,改善当地居民生活水平,有助于实现“绿水青山”到“金山银山”的转化和跨越。

生态旅游是区域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战略


生态旅游的定义为:在一定的自然区域中保护环境并提高当地居民福利的一种旅游行为。这一定义精炼地表达了生态旅游的两个要件:一是到自然区域中旅游,二是对当地环境和居民具有贡献。生态旅游的实质是促进当地的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这是生态旅游与传统旅游之间的最大区别。大众旅游产业的出发点是为了实现经济产出和满足旅游者体验需求,因此往往依靠超越旅游资源环境承载力,以及对旅游目的地环境的不可逆改造实现目标;生态旅游是一种以有特色的生态环境为主要景观,以可持续发展为理念,以保护生态环境为前提,以统筹人与自然和谐发展为准则,并依托良好的自然生态环境和独特的人文生态系统,采取生态友好方式,开展的生态体验、生态教育、生态认知并获得身心愉悦的旅游活动,其不以追求经济效益最大化作为价值诉求,根本目标是促进区域的可持续发展。因此,从更高的层次和更广阔的视野来看,生态旅游不仅仅是一种旅游产品、一种旅游形式,更是一项追求旅游活动生态化、环境影响减量化以及目的地居民福祉的区域可持续发展开发战略。


例如,位于太岳山东麓的山西省沁源县,不断巩固提升良好生态本底,着力增绿、增色、增景,保护沁河源头,积极构建“全域旅游+全域度假+全域康养”格局;大力发展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积极打造文化旅游、运动康养融合的战略性支柱产业,将绿色发展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全过程、将生态资源优势转化为沁源可持续发展的竞争优势,形成了具有沁源特色的绿色发展战略规划。


生态旅游是“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的转换器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内在地包括一个问题,即生态系统的价值化问题,也就是生态产品“变现”的问题。“转化”是“两山”理念的关键实践路径,而生态旅游则扮演着从“绿水青山”到“金山银山”转换器的角色。


福建省南平市浦城县大水口村,森林覆盖率达94%,一年四季花开不断,自然环境和地域条件得天独厚。浦城县通过“回归工程”引进乡贤回乡投资建设大水口旅游度假区项目,打造以山林养生环境为依托,兼有生态景区、度假酒店、乡村民宿、创意田园功能等于一体的综合型乡村旅游度假区。种有月季、绣球花、山茶花等3000余种花卉的“无忧花谷”更是以“花”为媒,串联天师流瀑布、古树群公园等景点,结合当下流行元素,打造网红桥、喊泉、莲池、山谷游泳池等网红打卡地,通过发展“夜间经济”“直播经济”等新业态,塑造起“共聚水口·留恋花谷”的浪漫乡村旅游形象。


以上可以看出,生态旅游就是要在统筹生态环境保护和发展关系的过程中,发挥出“生态产品”的优势,通过积极打造多元化生态旅游产品,推动生态资源与田园、文化、旅游、教育、互联网等产业深度融合,大力发展生态体验、生态科研、低碳旅游等方式,在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的同时,扩大生态旅游产业规模,实现生态资源、生态科技、生态工程以及生态产品的旅游价值,最终引领生态产业全面发展,增加生态资产收益,创造就业机会,拓宽当地居民的增收渠道,实现在生态旅游供给中对环境资源的修复和保护,在生态旅游消费中加强对环境保护意识的传播和引导,在生态旅游再生产中为环境保护提供更多资金,从而形成生产—消费—再生产的良性循环,带动“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产业生态化、生态产业化”的有效转换。


生态旅游价值实现的四大途径


规制监管——规范生态旅游市场秩序。目前生态旅游泛化现象较为严重,由此引发的是生态旅游市场的不规范,有些地方生态旅游已经成为噱头,“伪”和“泛”生态旅游产品充斥市场,亟需实施政府主导下的规制监管。树立绿色发展理念,摒弃单纯追求经济利益和旅游人次增长的做法,对那些以牺牲环境、导致生态环境失衡、生物链断裂、资源退化为代价换取旅游经济增长的旅游产业业态要坚决否决。坚持环境保护优先,完善生态旅游发展法律法规和监督管理体系,从制度层面将生态旅游标准化和制度化,建立健全适应生态旅游发展的评价指标体系、评价标准、监管要求、监管手段,将环境保护评价融入生态旅游项目的准入、建设、验收、运营等全过程管理中,实现开发建设与环境保护相统一,推进生态旅游市场规范化。生态旅游标准的缺失,是导致生态旅游市场乱象的根本原因,因此必须加紧制定我国生态旅游认证标准体系,加强生态旅游产品认证和检验,剔除滥竽充数、名不副实的产品,净化优化生态旅游产品供给。


规划创新——构建多元丰富生态旅游产品体系。生态旅游规划是发展生态旅游的根本性大纲,是生态旅游产业链的起点和一切生态旅游活动的基础,对于合理开发当地的生态旅游资源,开发出良好的旅游产品,协调旅游开发与生态环境的保护,实现生态旅游资源向旅游产品价值转化具有重要意义。充分利用当地的生态和文化资源优势,开发登山徒步、溯溪攀岩、潜水冲浪、生态休闲、科考探险、江河溯源、野生动物观赏等自然生态旅游以及体验当地居民传统生活等民俗文化旅游。依托国家公园、国家森林公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国家水利风景区等资源禀赋,在严格把控旅游环境影响的前提下创新生态旅游活动内容,突出生态旅游活动的生态体验、生态教育、生态认知、生态康养、生态运动等功能,促进生态旅游与生态农业、生态工业的融合,在生态旅游产品供给过程中创新技术手段,通过加强数字化交互技术、新能源节能技术、资源循环利用技术、环保新材料开发技术等新技术的运用,创新生态旅游产品展现形式,在丰富旅游体验的同时达到保护生态环境的目的。


例如,被誉为“天府花园”的四川省眉山市洪雅县,依托独特的生态旅游资源,强化顶层设计,坚持规划引领,高标准编制了《洪雅县生态文明建设规划(2017—2025)》《洪雅县旅游发展总体规划》《洪雅县生态旅游产业发展规划》和《全域旅游发展规划》《洪雅县森林康养产业发展规划(2018—2025年)》《健康洪雅2030行动纲要》等一系列生态旅游规划,大力发展生态旅游产业,开发了漂流、滑翔、森林栈道、玻璃栈道、丛林穿越、汽车营地、野外露营等体验型生态旅游产品,走上集观光、休闲、度假、体验、康养等于一体的发展新路,形成了以森林康养、抗衰康养、运动康养、医疗康养为重点的生态旅游产业体系。


社区参与——提升当地经济发展水平。生态旅游是否开发成功,核心标志之一是当地社区的发展。社区参与的生态旅游有利于当地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生态旅游区居民由于具有强烈的乡土情感以及丰富的乡土知识,成为当地生态旅游区域最合适的管理者和保护者。社区居民通过为游客提供餐饮、民宿、导游、活动表演、旅游纪念品、旅游装备等方式,既满足了游客吃、住、行、游、购、娱的需求和居民增收,也缓解了生态旅游区服务设施建设与生态保护的冲突,可以使游客在享受自然的同时保护自然,减少旅游对环境的影响,并为自然资源保护提供资金,形成以旅游产业为发展动力的生态经济可持续发展模式。同时,社区参与意味着旅游业在发展初期就需要当地群众的参与,从资源调查、旅游规划、产品设计、经营管理各个发展环节都要让当地群众参与,通过组织乡村旅游合作社使得当地群众经营管理水平得到提高,确保当地群众有参与旅游开发的优先权,不能为了完成招商目标而将当地社区排除在旅游发展之外,避免投资商和当地社区之间的利益冲突,使得生态旅游的发展能够真正促进当地经济社会的持续发展。


宣传引导——带动形成生态文明的生活方式。用科学环保的生态旅游消费方式带动形成生态文明的生活方式,培育低碳环保生活意识。生态旅游应该是在给旅游者提供赏心悦目旅游体验的同时,让他们能够在良好的生态环境中获得情境的陶冶,从单纯地享受环境走向更加自觉地保护环境,树立起绿色发展的意识,直到旅游行为的改变,形成保护环境的生活方式。推动宣传教育,打造低碳生活的实践教育基地,创新研学生态旅游,将环境保护宣传教育融入生态旅游产品消费中,让环境保护活动成为生态旅游消费的重要组成部分。提高环境保护活动的教育性、娱乐性和互动性,使其成为吸引旅游者的重要特征,使旅游者在生态旅游过程中获得生态知识,使城乡居民在提供生态旅游服务过程中对区域生态保护有更多认识,加深多方参与者对生态环境保护的理解,为践行绿色消费生活方式打下意识基础。